【上海同志】一个年轻的孩子

【上海同志】一个年轻的孩子 所小学只要一间教室,缺乏十平方公尺,校园只要六十三岁的教师王立军和十四岁的小峰。 辽宁省丹东市有一所一个人的小学,校园里只要患有爱滋病的少年小峰和一位教师。七年来,小峰没有同学、没有朋友,过正常人的日子是小峰此生最大的愿望...


【上海同志】一个年轻的孩子
所小学只要一间教室,缺乏十平方公尺,校园只要六十三岁的教师王立军和十四岁的小峰。

辽宁省丹东市有一所“一个人的小学”,校园里只要患有爱滋病的少年小峰和一位教师。七年来,小峰没有同学、没有朋友,“过正常人的日子”是小峰此生最大的愿望。

500人小村 因他有两所小学

据中国青年报报道,辽宁省丹东市宽甸县的一个村子,村子不算大,有五百多人,村里一条路两头却盖了两所小学。并非这村子有钱,而是乡民不想让孩子与患有爱滋病的小峰一同上学,特别为他盖了一所“一个人的小学”。这所小学只要一间教室,缺乏十平方公尺,校园只要六十三岁的教师王立军和十四岁的小峰。

全家爱滋 开学3天被退学

小峰的爱滋病来自於母亲。七年前,当地媒体一则发表小峰全家患有爱滋病的报道,改动这一家子的日子。一次开学典礼后,家长们发现这个“风险”的男孩竟然成为自己孩子的同学,便罢课、到村委会反对……三天后,小峰被逼退学。

4位教师 全推说身体欠好

但小峰也有受教育的权力,村委会腾出一间办公室,先后找了四位教师,我们都推说“身体欠好”,最终只好从外村请来已退休的王立军。

怕被人嫌 理发每次换家店

谈起小峰,村里小孩都说,“我妈不让跟他玩,怕感染爱滋病。”王立军一到村子就感受到空气中飘荡着的惊骇。一次,他在村口理发店剪发,有人当着他的面临理发师说:“哎呀,你今后可别让那小孩来剪头了,你这生意不就砸了吗?”为怕他人“厌弃”,王立军带小峰去理发时,每家店只光临一次。

晚到早退 读7年仍是小二

小峰的校园没有铃声,也没有考试和作业,并且只上半天学。每天上学时刻与对面校园错开,晚到、早退,防止其他小孩的讪笑。这是一所孤单的校园,虽然小峰读了七年了,仍在上二年级。

遗产被抢 谁抚育推来推去

三年前,患有爱滋病的爸爸妈妈相继逝世,小峰家的土地和房子都变卖,遗产被亲属分割,但谁抚育小峰?亲属却推来推去。依照防疫站的检测,小峰身上已呈现爱滋病症状。对於自己的存亡,小峰没有太多惊骇,对未来苍茫的他,心里只要一个主意,就是希望能像正常人相同过活。

发表评论
加载中...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