湖南同志

西游记唯一同性恋妖怪,吸取唐僧原阳未果,脱个精光就打孙悟

话说玉兔精变成天竺国公主准备吸取唐僧原阳,没想到却被孙悟空识破,行者大咤一声,赶上前揪住公主骂道:好孽畜!你怎敢骗我师父,破他的真阳,遂你的淫性?那妖精见事不谐,挣脱了手,解剥了衣裳,摇落了钗环首饰,跑到御花园土地庙里取出一条碓嘴样的短棍,急转身来乱打行者。两个各驾云雾,杀在空中。那些妃子有胆大的,把那衣服钗环拿与皇后看了,道:这是公主穿的,戴的,今都丢下,精着身子,与那和尚在天上争打,必定是个妖邪。国王后妃人等望空仰视不题。有人于是展开联想,以为画面美得不敢看。好多学者专家都没看懂这是咋回事,为啥玉兔精不怕羞,要脱了衣服打。

这个故事有三章,小编从前到后看了好几遍,没看到任何对天竺国公主的相貌描述,相反却对一些打酱油的宫娥嫔妃不惜笔墨,一味渲染。只见两班彩女:娉婷袅娜,玉质冰肌。一双双娇欺楚女,一对对美赛西施。云髻高盘飞彩凤,娥眉微显远山低。笙簧杂奏,箫鼓频吹。宫商角徵羽,抑扬高下齐。清歌妙舞常堪爱,锦砌花团色色怡。这种只拍龙套不拍主角的戏码只有一种可能,就是导演不想让人认识到主角的庐山真面目,故弄玄虚。这从艺术创作的手法上叫做留白。那么吴承恩是想给大家留个什么白呢?这跟玉兔精脱光衣服在天上打架有何关系呢?

原来玉兔精是一只公兔,而不是母兔。李卓吾先生夹批:向说天下兔儿俱雌,只有月宫玉兔为雄。故凡兔向月宫一拜,便能受孕生育。空玄子也云:天下之兔皆雌,惟月中兔为牡,故凡兔望月而孕。所以悟真诗云:坎配蟾宫却是男,以月中兔属阳也。只因为玉兔精是一只公兔子,所以他打架不怕脱衣服。也正是因为他是一只公兔,所以老吴没有对他进行相貌描述。书中对天竺公主的描述只有一句话:乃是美貌端正之女。具体如何美貌,如何端正,却故意不写,就是想让读者们从书中找答案。

于是有人要问了,你这不是扯么。玉兔精变成天竺公主,口口声声要采唐僧元阳以成太乙上仙,现在你却说玉兔是公的,咋采?这让小编从何说起。西游记创作于大明王朝嘉靖到万历年间,此时大明朝商业文化极为发达,富贵阶层骄奢淫逸,不仅贪恋女色,而且流行男风。男风即男色,也就是同性恋。大家有兴趣可以看看和西游记同时代的短篇小说集三言二拍,或者金瓶梅也行,对这种故事都有相当描述。实在啥都不想看,可以看看红楼梦,贾宝玉就是因为搞同性恋,差点被贾政打死,从此再也不敢了。当然男风之好也不是从明朝开始的,西周时期就有相关记载,以魏晋为最烈,《晋书·五行志》云:自咸宁、太康之后,男宠大兴,甚于女色,士大夫莫不尚之,天下相仿效,或至夫妇离绝,多生怨旷。两口子都不过了,满大街全是剩女。自从有了西游记,所以后来人们把从事这一行业的男子叫做兔儿爷。


相关阅读